天利国际注册

當前位置:天利国际注册 > 干部工作 > 干部工作
蘇陜協作突出產業扶貧 小木耳變成大產業
發布時間:2020-07-29   來源:人民日報   點擊    字號:[ ]
  兩山夾峙,翠色入畫。

  汽車在秦嶺深處一條長長的峽谷中穿行,窗外,連綿的木耳大棚向山腳延伸。

  這里是陜西省柞水縣小嶺鎮金米村。小小的木耳,如星火燎原,已發展為村民脫貧致富的大產業。4月間的一場網絡直播,吸引近2000萬人在線觀看,一晚上賣出24噸木耳。

  今年4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金米村考察脫貧攻堅時,步行察看村容村貌,走進村培訓中心、智能聯棟木耳大棚,了解木耳品種和種植流程,詢問木耳價格、銷路和村民收入等,夸獎他們把小木耳辦成了大產業。

  誰能想到,就在幾年前,金米村還是個極度貧困村,2015年貧困發生率高達21.85%。

  “那時候也種木耳,但只是零敲碎打,不成氣候。”村黨支部書記江百川感慨,今昔對比反差大,村民的錢袋子鼓了,金米村變漂亮了。“這背后,有村民的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更有千里之外的江蘇對口扶貧協作助力。”

  因地施策,找準致富門路

  49歲的江百川,是上世紀90年代初的醫學大專生,畢業后開過個體診所、承包過基建工程,2008年回到金米村當選村支書。

  “干了好幾屆,中間有一屆咱沒當。為啥沒當?找不準村里脫貧致富的門路,心里慚愧。”擔任村支書頭4年,江百川頭一招是帶全村人上山種核桃。大伙一桶桶往山上抬水,硬是在山坡上種下150多畝核桃樹。考慮到核桃收效周期較長,他又帶村里人種了200多畝中草藥連翹。

  沒想到,接連栽跟頭。因為缺乏管理,連翹被牲口啃掉了一大半,核桃效益也不高。艱辛創業遭遇失利,讓江百川備受挫折。干了兩屆村支書后,他帶了一些村民進城務工。

  2017年開始的新一輪江蘇與陜西扶貧協作,再次點燃了江百川和金米村人擺脫貧困的夢想。

  當年11月,江蘇對口幫扶工作組來到柞水。11月7日上午報到,工作組組長楊宏玉下午就帶隊開始了產業扶貧調研。12月2日,楊宏玉第一次來到秦嶺深處的金米村。“兩層小樓不少,但走進屋里一看,水泥地、石灰墻,十幾年前的老電視,很多村民出去打工掙的錢只夠蓋房子,富起來的門路還沒有。”

  3個月時間里,對口幫扶工作組跑遍了柞水的山山水水。“突出產業扶貧,增強受援地的‘造血’功能和內生發展動力,我們覺得柞水可以在木耳上大做文章。這里種植木耳有基礎、有前景,缺的是先進技術、規模種植和資金投入。”

  說干就干,缺什么補什么。2018年起,江蘇扶貧協作資金開始注入柞水木耳產業,率先助力包括金米村在內的5個年產2000萬袋菌包生產線基地建設,以龍頭企業帶動規模種植。

  “當年摸不著發展門道,現在背靠蘇陜扶貧協作這棵大樹,引入現代經營理念種木耳,心里亮堂了、有底了!”江百川又回到了村里,跟村干部們一起,帶領村民干起來。不到兩個月時間,金米村建成規模為78萬袋木耳的種植大棚。

  “建起來的木耳大棚,貧困戶優先承包。”如今,金米村山上山下木耳種植規模已達185萬袋。江百川說:“小木耳、大產業,咱是越干越有勁了!”

  就近就業,確保穩定增收

  3號大棚里,肖青松正采摘木耳。天氣熱,他揮汗如雨。“趁天氣好,抓緊采了好晾曬。”

  “這一茬能掙多少錢?”“幾千元吧,我承包這兩個棚,有3萬多袋木耳,一季下來能掙個兩三萬元。”肖青松笑答。

  今年41歲的肖青松,年輕力壯,卻曾是村里的建檔立卡貧困戶。

  “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就我一個全勞力。咱這里人均才幾分地,種糧食還不夠自家吃,日子咋能扒拉得開!”為擺脫貧困,肖青松20歲左右就出門打工。好的時候,一年也就掙下2萬余元。

  2018年秋天,正在西安建筑工地干活的肖青松,接到駐村幫扶干部吳正超的電話。“咱村正在規劃搞現代化的木耳吊袋種植,優先保證貧困戶,你回來弄木耳吧!”肖青松聽了有點蒙,村里雖有種植黑木耳的傳統,但都是在椴木上種,小打小鬧,夠自家吃。這吊袋栽培、規模種植的新模式,咋弄?

  “還是打工掙錢實在,不弄!”肖青松撂了電話,又在建筑工地上忙活起來。吳正超并不氣餒,電話一個接一個,終于說動了肖青松。

  回家看了幾天,肖青松下定決心。原來,村里正在建設柞水木耳金米現代農業產業園。這是江蘇與陜西東西部扶貧協作項目。作為先導項目,年產2000萬袋的菌包生產工廠已經投產。

  技術方面,也無后顧之憂。對口幫扶工作組從江蘇請來了食用菌專家宋金俤。到柞水后,他走村入戶實地調研,開出一劑“良方”:大棚化種植,增強抗風險能力;優化菌包選種、培育技術;實行菌包成熟后再交由農民種植模式,提高成活率。

  為確保貧困戶受益,金米村推出“借棚還耳”“借袋還耳”扶持模式——大棚和菌包全都免費出借,到收成時,貧困戶還上干木耳。

  大棚有人建、菌包有人送、技術有指導、木耳有人銷,村民只要投入勞力,掛袋、采摘、晾曬,就可以在家門口掙錢。“天大的好事啊!”2019年,肖青松種了3萬多袋黑木耳,兩季下來純收入四五萬元,“兩棚木耳,勝過打工兩年!”

  強鏈延鏈,促進長效發展

  臨近中午,肖青松家的廚房里飄出飯菜香,他的母親和妻子正在為幫工的村民準備午飯。“幫工一天有80元工錢,忙了一上午,吃頓可口飯菜。”肖青松說。

  “貧困戶承包種植,全村人就近務工。”金米村的木耳產業,帶動了約六成村民就業。楊宏玉介紹,2017年以來,江蘇累計投入蘇陜扶貧協作資金7330萬元,助力柞水縣實施木耳產業項目16個,帶動44個村建立吊袋和地栽扶貧木耳基地。柞水木耳由傳統的松散式種植加速向規模化、集約化轉變,全縣7000余戶農民牢牢鑲嵌在產業鏈上。

  今年,蘇陜扶貧協作又將投入2000萬元,實施3個柞水木耳產業項目。其中,金米產業園木耳種植項目將投入200萬元,建設地栽及大棚吊袋木耳栽植30萬袋及相關設施,建成后預計可帶動260人增收。

  為助力柞水木耳銷售,江蘇對口幫扶工作組正積極推動柞水與蘇寧易購等江蘇本地知名電商、超市商場開展銷售合作,力爭年內在南京建立柞水木耳等名優農特產品直銷店2家以上、協作店10家以上。

  沿著金米村地栽木耳基地向南走,早園竹亭亭玉立,荷葉田田,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香氣。這里是金米村的中藥材與早園竹套種基地、蓮藕基地,為發展鄉村旅游而建,已初具規模。

  正漫步其中,十幾輛西安牌照的旅游大巴陸續到來,不一會兒便人聲鼎沸。

  江百川的心里,有一張金米村發展的藍圖:強鏈延鏈,進一步做大木耳產業,將全村70%以上有發展能力的農戶吸附在木耳產業鏈上;借蘇陜扶貧協作建設金米現代農業產業園的東風,走產業和生態融合的鄉村觀光休閑旅游之路,促進長效發展。

  (申 琳 高 炳)